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> 企业招聘 >
企业招聘
40000㎡的农庄+民宿一天秒了2万这个光头“黑老大”厉害了
来源:http://www.jgjjl.com 编辑:www.kb88.com 2018-11-19 17:42

  原标题:40000㎡的农庄+民宿,一天秒了200万,建伟学长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,这个光头“黑老大”厉害了

  无论什么年龄段的人,都怀着一个「田园梦」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或许是闲适生活的最好写照。

  所以常会有人感慨,等真正能抛却世事,在乡下买一栋小屋,过自给自足的生活也不错。但把向往付诸实践的人总是少之又少。

  每个人都曾被生活压榨,都怀着不甘心,但老汪敢于改变现状,把梦做成了现实。

  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,真实的老汪是一位「文艺暖男」,说话温文尔雅,迷恋旧家具和老物件,喜欢烧菜,偶尔还会写诗。

  嘴里再冒出一句:有时啊,人生还真不如一句陶渊明。霸气农场主汪拓,做的每一件事简直都和他本人一样酷。

  光头、浓眉、皮靴,左手一支烟,右手一壶茶,一袭黑色中式对襟棉衣,腕上还缠条大珠串……照片里翘着二郎腿侧头点烟,看起来有点凶又有点酷的人,就是我。

  大家都说,我这个人,老大哥气质太突出,但其实吧,我就是个被甲方虐了二十多年的设计师~

  我叫汪拓,二十年间,电脑里各种「修改版」「最终修改版」「死也不改版」的文件名,让我一路从小汪到老汪;从实习生到上市公司的设计院院长。

  在和甲方爸爸各种斗智斗勇,度过了「抗战般」的二十年之后,居然发现自己头发越来越少,想做的事情越来越多。

  干脆剃了光头,炒了上市公司开始「玩」呗——玩工艺品,玩服装,玩软装,偶尔也写些小诗,开始在乎一草一木。

  我最大的癖好,就是收集旧物,老家具,老摆件,甚至是个破自行车……即使有些旧物并不值钱,在我眼里也是珍贵的宝贝。

  为了安放这些宝贝,设计出身的我在太湖边的柳舍村里,找到了一处破败的老宅,修建成一家民宿,取名叫「右见·十八舍」。

  当时拉着几个工作上的小伙伴就过去了,四栋房子,三户人家,一个过去的旧学堂,一共1100平米。

  旧板、枯枝、废瓦、残砖、野藤、破缸、旧家具、顽石……都成了我的目标。村子里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,在我们眼里都是宝。

  在村民家门前看见什么,都要上前去好好「盘问」一番,他们要扔的,我们捡了,他们不舍得白给的,我们买了。

  就连家装设计也恰当运用了当地的材料。客厅用的灯罩,是村民编笾用的竹片;路边捡来的枯枝,放进古朴的瓦罐,也是一处悠然的风景。

  小桥流水岸边,苏式白墙黑瓦。九个房间,九种中国传统颜色,九首主题诗词,每一位入住的客人都有不同的体验。

  原本无人问津的老宅,经过一番爆改,保留了传统的苏式风格,以崭新的面貌惊艳了整个设计界。

  在「右见·十八舍」,好像有很多「废物」,不过每一件都是我喜欢的东西,因此住着也显得格外安逸。

  闲谈之间,我才知道他在扬州高邮经营一家生态休闲农庄。他说我会喜欢这里,也会喜欢高邮的周邶墩。

  那个咸鸭蛋很好吃的地方?我不由得心动了。不过没想到,奔着咸鸭蛋而去,恋旧拾荒者本人却被这迷了眼。

  距今4000年的周邶墩遗址,15000㎡的土地上,诉说着古老而遥远的新石器时代。

  这里有全国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完好的古代驿站——盂城驿。商铺林立,古玩集市,精美的雕像和梁柱,让人惊叹于古人精雕细琢的手艺。

  周邶墩这个藏在高邮郊区的逍遥去处,从一开始的本地人据点,变得越来越吸引更多来自周边的休闲客人。

  这年头,民宿淡旺季差异大,农庄消费人群不稳定。那我就做一个民宿和农庄结合的hybrid跨界新产品。

  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不仅问题迎刃而解,反而多添了几分别处寻不到的特色和乐趣。

  入秋之后,天气渐凉,泡着热腾腾的温泉,呼吸着新鲜空气,一边泡温泉一边看无尽稻田,不泡个酥酥软软都不想起来。

  客房采用极简设计,以时尚的浅色系为主,搭配温暖的木质家具,住起来舒适才最重要。

  所以我对吃格外讲究。根据客人喜好的口味、饮食习惯、身体状况,专门定制餐饮。

  有忌口的、吃素的、不能吃辣的、牙口不好的老人,肠道脆弱的孩子,都一一照顾到。

  不如点起篝火,拉上伴娘伴郎,跳起舞蹈,来一场浪漫的婚礼,发个抖音分分钟百万加!

  带孩子的爸爸妈妈们,也可以在蔬菜乐园里体验播种和采摘,手工DIY,学习插花,大人孩子在欢声笑语中get新技能。

  帐篷区、攀爬区、露天电影放映区、福利停车场,农场55亩地,减去23间客房,空间还是绰绰有余。

  现在,在石板路上没有头绪地兜转,听老婆婆们吴侬软语的指引,被一只不爱叫唤的阿黄在傍晚寂寞尾随……

  我这才发觉,过自己想过的生活,每天都发自内心地表达喜怒哀乐,才是对自己最大的褒奖。

  很多人有跟我一样的想法,可是出于种种原因没有去行动。还好,我勇敢了一次。